做一個擁抱人工智能的景觀設計師

發布時間:2020-05-07 09:40:00

原出版時間:2018年5月

原出版時間:2018年5月

自19世紀60年代以來,隨著工業革命的推進,人類最簡單的勞動已被機器勞動所取代。20世紀50年代,人類開始致力于以計算機代替人腦的研究,探索通過“人工智能”替代和擴展復雜的人腦勞動的途徑。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我們似乎已經開始贏了,但與此同時,面對人工智慧,我們仍然在輸:1997年5月,國際商業機器公司開發的計算機“深藍”在國際象棋比賽中擊敗了世界冠軍加里·卡斯帕羅夫;2016年3月,谷歌“深謀遠慮”公司研發的“阿爾法狗”在韓國首爾“世界冠軍李世石在“人機戰爭”中戰敗”;2017年10月,仿人機器人“索非亞”被授予沙特阿拉伯國籍,與人類享有同等權利!如今,無人駕駛飛機、無人駕駛汽車在全球的普及,以及越來越多的無人商店和機器人服務壓縮著人類的就業空間,人們對幸福與否有著不同的看法——這和當年人們對待汽車和火車的態度是一樣的!但無論個人或群體的態度如何,有一點是顯而易見的:人工智能時代已經到來,要么擁抱它,要么被它淘汰。

作為景觀設計師,我們擁抱人工智能,因為它使景觀信息的收集、存儲和分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高效和準確,我們還可以使用前所未有的方法來再現、感知和體驗景觀。借助于高精度的數碼相機和空間信息處理設備,以及日益強大的地理信息系統,我們可以瞬間實現地球上任何遙遠景觀的數字再現——這在10年前都是難以想象的!如今,功能強大的計算機可以以驚人的速度、準確度和最華麗的表現方式呈現景觀設計作品,通過虛擬現實技術和增強現實技術,可以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真實程度,并在公眾和決策者面前生動展現!就像隨意改變地球表面一樣!

我們擁抱人工智能是因為它讓我們的大腦得到了極大的解放,以至于設計回歸到了創造。計算機可以最大限度地完成大量的邏輯計算、合理分析以及繁重的繪圖和設計表達工作。人類將充分發揮大腦的情感表達、藝術審美、靈感觸發等創造功能。對于景觀設計來說,人工智能的出現既是機遇也是挑戰。這意味著景觀設計師的教育培訓體系需要創新,特別是在創新設計和人機交互方面。

我們接受人工智能,因為它將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,并為設計師創造更理想的生活環境提供潛在的機會。工業機器和相應的灰色基礎設施(如大型停車場、大型排水管道、能源供應和儲存系統等)不僅為城市生活提供了必要的服務,而且使城市景觀枯燥、危險、丑陋、浪費!智能城市為我們創造了改變這種局面的機會:智能汽車的出現和新的交通系統的出現,可以使停車場面積減少至少三分之二,道路不需要那么寬,節約的土地將更多地用作城市綠地和休閑空間;智能雨水管理系統可以將大量多余的排水管道改造成儲水空間,使用水更加高效和可持續

我們擁抱人工智能,是因為它并沒有消滅人類對景觀的追求,而是激勵人們把真實的景觀視為人類生活理想的載體。正如電影《頂級玩家》所揭示的那樣,虛擬現實的景觀體驗無疑將填滿智能時代的每一個角落。但在影片結尾,贏得美麗虛擬世界綠洲所有權的玩家限制了游戲的開放時間,鼓勵人們回歸現實生活場景和景觀體驗。因此,創造夢幻般的真實景觀體驗,將成為人工智能時代的競爭領域——也就是說,設計和創造美麗的景觀,將是面向未來的重要職業。

最后,我們擁抱人工智能,因為在這個人工智能逐漸取代、打敗甚至毀滅人類的時代,如果世界上只有最后一個人,那么這個人一定是設計師!

相關閱讀:

2017年第2期“文化人類學與景觀設計”

主編寄語·城市共享是景觀發展的必然趨勢

編者按:人類只有一個海岸帶

主編的信息·生態修復運動在中國是積極的和必要的

總編寄語·山水產業與作品健康的關鍵環境

編者按:從全球視角認識世界,用生態價值觀指導行動

《全球第一工業期刊》聯合主編瓊·納紹爾訪談錄

何志森談到測繪工作坊,他說的是什么?

尼爾·柯克伍德:哈佛風景園林教授,探討如何更好地發展職業生涯

水利專家王浩院士:景觀設計師總要把“水”放在頭上

哈佛大學怎么能為一個小島項目設計一個本地配方呢?

掃描下面的二維碼購買當前版本

德國和奧地利2018景觀路

《園林前沿》由北京大學建筑與園林設計學院和高等教育出版社聯合主辦,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園林科學與美麗中國建設專業委員會資助,俞孔堅教授任主編。LAF為雙月刊,序列號cn10-1467/TU,ISSN號2096-336x,郵寄代碼80-985。每期以全彩印刷,以主題為主題,中英文對照。

2014年,LAF成為中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首批認定的學術期刊;2015年,LAF成為CSCD核心圖書館的源刊;同年,LAF獲得美國風景園林師協會年度交流獎。2016年被評為中國(武漢)期刊交易會“最美期刊”和中國高校優秀科技期刊。


排列五发现了简单的方法